##EasyReadMore##

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恭喜這兒是香格里拉榮獲開羅影展最佳攝影獎


敬請期待!2009年2月感動上映!!!!


繼《暗戀桃花源》、《飛俠阿達》後,【表演工作坊】的第3部電影!

《這兒是香格里拉》非常榮幸獲得開羅影展最佳攝影獎,此為丁乃箏的第一部電影,亦是台灣最受歡迎、也是亞洲最著名的現代劇團【表演工作坊】,於2007年開拍的電影新作,此片不僅已獲行政院新聞局電影輔導金支持,同時也入選「雲南影響」新電影專案中,兩岸三地十位最具才華的導演及其作品之一。

《這兒是香格里拉》動人之處,在於愛的覺知與分享。女主角飾演的年輕母親因為痛失愛子,失去對人性的信任與愛的能力;因緣際會到了香格里拉,清新簡單、快樂自然全新淨土,終讓她對生命的來去與變數有了深刻的體悟。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請你來說眷村故事】肆、齊蔚芳的眷村回憶



作者:齊蔚芳/出生年代:1968/地點:高雄左營海軍官校宏昌新村



  我小時後住的地方算是半個眷村,為什麼說是半個眷村呢?因為老爸說當初的眷村是照官階登記的,所以越小的小兵當然就登記不到宿舍,只能住在軍營附近的住宅區了。

我住的村子在高雄左營海軍官校的附近—叫宏昌新村(現已更名為和光街),一條街兩排房子對向,大約住了二十多戶人家,當初幾乎三分之二的人家都像我們家一樣—老爸是外省兵,老媽是台灣姑娘,所以我才會告訴別人我是半個眷村人。

我在宏昌新村住了十一年(三歲到十四歲),印象中沒什麼好笑或有趣的事,原因是在於我老媽管得比較嚴,所以我們都沒有什麼驚人之舉,唯獨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鄰居間的感情。

記得我們常常在夏天的傍晚,家家戶戶都會拿出小桌子、小凳子圍在家門前吃飯;而小孩子也常行動自如的出入街坊鄰居家裡,鄰居就像是自己的家人,沒什麼隔閡。若遇放學下雨時,住在巷尾的張伯伯(要唸張杯杯)就會開計程車來接我們這一掛孩子,一台車塞滿了八九個孩子也不嫌擠呢。

除了鄰居間的感情是現代人感受不到,還有過年時的盛況也是今非昔比的。因為多數都是外省爸爸,所以過年前家家戶戶的二樓陽台前都掛了一串串的香腸、臘肉,媽媽們還要包水餃、蒸年糕,孩子們開始放寒假時就要準備大掃除,刷紗窗的、洗紗門的,大夥玩得不亦樂乎。爸爸們還會重新將自家庭院大門刷紅漆,到除夕當天,整排門口都貼上了春聯,濃濃的油漆味加上年節氣氛,孩子們要過年的喜悅可都飆到最高點了。

至今搬離那兒也有二十多年,僅剩五六個老鄰居還住在那。大部份的住戶因房子太舊,也都各自翻新。偶爾陪老媽回去看看,望著似曾相識的巷子,似乎又聞到到那串串香腸、臘肉香,看到那紅得發亮的大門,還聽見那群兒時玩伴的笑聲,依舊迴盪在空中。






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請你來說眷村故事】参、意外的收穫


作者:蔡怡/出生年代:1950/地點:屏東縣東港鎮大鵬村


  快過年了,當媽媽灌好了辣豆腐香腸,用幾根竹竿掛在圍牆上之後,就該輪到爸爸做年度大掃除了。爸爸清完了房子及院子之後,媽媽問他:「地板底下要不要也清一下?」那時候,我們住在東港大鵬空軍預備學校的眷村裡, 在日據時代,它是日本水上機場的士官宿舍,灰瓦白牆,整齊的獨門獨院的房子,為了防潮、通風,房子的地板離地面約有一公尺高。當時才五六歲的我們,一聽爸爸要去地板底下清掃,我們都吵著要跟。好脾氣的爸爸,笑嘻嘻地用塊布,把我們的頭仔細包好, 他自己則帶頂帽子,然後掀起廚房幾塊活動木板,帶著我們一起鑽到地板下那約半個人高的空間裡去。

這是我們第一次跟著爸爸來到地板下面 ,看到層層疊疊的蜘蛛網,像一串串葡萄般下垂著,我們低著頭,走在木頭柱子間,覺得很稀奇,很好玩,像是在叢林中冒險。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玩耍,玩耍中,我們無意發現塵灰密佈的洋灰地上,居然有我們完全意想不到的財寶,就是當年漫長的歲月中,日本居民不小心從地板縫中漏下來的錢幣。一個大掃除下來, 幸運的我們找到無數個錢幣。 我和哥哥將它們一一清洗乾淨後,存進我倆空空如也的小樸滿裡。

隔了一天,我倆瞞著爸媽暗自商量,挑了幾個和當時的一毛錢最相近的鎳幣,握在手掌心裡,既緊張又興奮地往眷村頭上的楊媽媽家跑去。楊媽媽家開個小雜貨舖,是整個村子日常生活的唯一依靠,更是泡泡糖與彈珠汽水的唯一來源。

楊媽媽是個有點走火入魔的基督徒,每當顧客上門,她就會閉上眼睛虔誠地禱告,感謝主耶穌的恩賜。我和哥哥先在店裡蘑菇了半天,挑好了我們要的糖果,趁沒有其他顧客的時候,遞上了昭和年間鑄造的鎳幣。在噗通噗通的心跳下,專注地看著楊媽媽的反應。謝天謝地,楊媽媽的眼睛根本沒仔細看錢,就在一連串一連串的讚美聲中,把我們的日幣丟進她的玻璃罐裡。整個漫長有如一世紀的過程中,我和哥哥憋足了氣,不敢吭聲,等到我們的日幣”噹”地一聲混入台幣之後,我們就大喊一聲:「楊媽媽拜拜!」然後一溜煙地逃到村子中央的大榕樹下。

我們一面喘氣,一面品嘗那格外香甜的戰利品,心想著樸滿裡還有那麼多的財富可以慢慢享用,年幼無知的心靈真是快樂無比。


寶島一村,演員該想什麼?(下)

  
  今天要排的部分是「如雲」和「周胖」母子間的互動。按照大綱的設定,第三幕周胖出國,不再回村子。此人物的原型來自於賴老師的一位朋友,這人一年睡300張不同的床。(不是指他的工作是床墊檢測師,是指他一直在旅行。)周胖不回村子,代表他對家人是有怨恨的。所以賴老師希望透過即興,找到周胖不回村子的理由。花了很長的時間做討論,飾演周胖的一修提出兩種可能,一是如雲因為工作的關係少於照顧周胖;二是父親周寧偏心,對別家的小孩比較好。  

  接著賴老師開始設定場景,如雲某天回家的時間比平常早了,大約下午六點,陪著周胖寫作業。這期間吳將軍來找了如雲;周胖剛從防空洞回來,被朋友講了一句:「你覺得你跟你爸長得很像嗎?」

(如雲進門)

周胖:怎麼回事?(如雲沒答話)媽,妳怎麼不說話呢?

如雲:在幹嘛?

周胖:做學校作業。

如雲:喜歡嘛?

周胖:作業唄,沒什麼喜歡不喜歡。

如雲:吃飽了?

周胖:吃飽啦,怎麼了?

如雲:沒什麼。

周胖:哪能沒什麼…妳明明臉上就有什麼。

如雲:…。

周胖:爸呢?爸上哪去?

如雲:哪知道?

周胖:他剛不是出去了?

如雲:喝兩杯吧。

周胖:妳剛去哪了?

如雲:小孩子管那麼多,趕快寫作業。

周胖:寫這點作業無聊死了,妳到底上哪去?

如雲:無聊去找大車玩啊。

周胖:又找大車,大家都要找大車…妳就是不跟我講妳去哪,我知道妳去找吳將軍,妳就都不管我。

如雲:我哪有不管妳,你晚飯誰做的、衣服誰洗的?我什麼時候不管你了!男孩子哭什麼?我是這樣教你的嗎?像話嘛你。

周胖:他們都說我不是爸爸生的…

如雲:他們的話你也信,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周胖:我到底是哪裡來的?你們從來不跟我講。吳將軍他們都那麼說,說爸爸不會生孩子。

如雲:你是不是我兒子?

周胖:是阿。

如雲:那你今天問這些問題做什麼?

周胖:媽,我爸爸是誰啊?我好想知道我爸爸是誰。我知道周伯伯不是我爸爸,為什麼我要喊他爸爸?我知道很久,只是沒有跟妳說。我知道妳生活很辛苦,我一直很想找時間跟你們說這件事,妳以為我看不出來我跟爸爸長得不一樣嗎?每次出去他們都笑我…

如雲:…你知道又怎樣?不知道有怎樣?有差別嘛?

周胖:…  

:「好,放鬆。…剛剛感覺怎麼樣?一修,你現在覺得周胖為什麼不回來?」  

:「我覺得主要是他在這裡沒有得到什麼認同感,一些可以支撐他的東西。他在村子的角色是被貶抑的,像我剛剛一直會提到那些朋友說的話,周胖其實在乎這些人說什麼,跟前幾天排的感覺不太一樣。」   

:「我發現如雲的態度是,你知道又怎麼樣?不知道又怎樣?我覺得因為她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立場去做選擇,遇到改變的時候,她就是『事情就是這樣』的態度。如雲不會騙兒子,說他的爸爸是周胖;但也沒有辦法去鼓勵,說即使沒有父親也沒關係。…剛剛如果他再兇一點,我可能會傷害他。」  

:「我想我會生氣有一部分也是媽媽都在帶吳將軍的小孩嘉寶…我會羨慕吳嘉寶,因為我媽媽去那邊上班,我也理解她過去是不得已的。但…情緒一來還是會提到。」   

:「今天周胖這樣走,就代表他沒有那麼笨。其實這樣也蠻好的。關於父親的事情,你的名字我設定是周念康,李飛官叫李子康,有意義的…然後剛剛看你們即興…我們可以這樣設計,就是說沒有人能確定周胖是誰的小孩,除非確定周寧的身分。關於周寧我們就放在之後處理…幫我記一下喔。(導助開始忙碌)」  

這段過程有趣的地方是,演員根據導演的設定來即興。但即興的過程不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有的演員演完戲之後下台,你問他剛剛在台上做了些什麼?他完全說不出來。但堰鈴跟一修可以兼顧,一方面意識到自己在場上的狀態;另一方面也在設定內,按照角色的邏輯發展。  

發展後導演的問題也很重要。導演有沒有看出即興和之前設定的差別?賴老師總可以精準地找出不一樣的地方。所以之後的討論讓周胖的設定更完整,除了對家裡的埋怨之外,和朋友的那一塊也出來了。如雲的態度也比較清楚,尤其是面對一些變故時。  

所以「演員應該想什麼?」除了關於思考角色的設定之外,每一次排練帶來的改變,都還需要再去思考,去整理。對他們而言,問對的問題比找對的答案還要來的重要。  

:「好玩嗎?」排練結束後跟賴老師閒聊。    

:「很好玩,我覺得過程很有趣。」    

:「你可以慢慢看我們怎麼把戲發展完成,不過在旁邊看不到的東西是,你不清楚他們即興出來的東西,跟我想像完成的畫面,還差多遠?那個距離只有我知道。」  

聽起來很臭屁,但不知道為什麼這話賴老師講,就很中肯…開始期待後天的排戲。


08'10'06 by 文瀚

2008年11月13日 星期四

寶島一村,演員該想什麼?(上)

(腰痛的那哥,能量治療中的美鈺。)

  
  排練前的準備時間,我正在重新設定電腦,一旁的堰鈴老師伸出右手,透過指縫專注地看著對面的藍牆。黃小貓經過,堰鈴老師淡淡地說了一句…  
:「妳超過那條紅色的線了。」(黃小貓大驚) 
 
我在旁邊也被驚嚇到了(線在哪裡?)。

我們很認真地看她打算做什麼?時間過了一分鐘,老師緩緩地放下手,說…  
:「我看到了一面藍色的牆。」  

我再次確認那面藍牆,心想…  

:「老師,我不用看一分鐘也知道那是藍色的牆。」  

:「那紅色的線呢?」小貓問。(對!這是重點。) 
 
:「在那邊。」  

:「是很漂亮的紅色嗎?」  

:「恩…」  (互看,沉默)  

:「這是視覺暫留不是嗎?原本看到的顏色會變成另外的顏色…」堰鈴老師接著說。  

:「真的啊?」(原來老師不是奇怪的人)這次換我伸出右手…  

:「你在幹嘛?」  

:「我想試試,能不能看到你看的東西。」  

:「剛剛是我亂講的…」堰鈴老師幽幽的說…  

我把手緩緩放下…  

(老師,妳連整人都有起承轉合…)  

(被堰鈴老師惡整之後的閒聊。)  

:「你說你在哪上過我的課?」  

:「恩…淡江實驗劇團,就是今年寒假,大概一月底吧,老師你來上導演課。」  

:「喔…就是那個黑黑的地方嗎?」  

:「對啊,老師妳那時候還叫我們背一段羅密歐與茱麗葉,讓我們上台做一些練習。我有跟妳對到詞!(這是重點!)妳那時候看起來很恍惚,可能是因為排『給普拉斯』的關係吧。」  

:「有嗎?」這次換老師驚訝了。  

:「你常常講一講就停頓在奇怪的地方,然後在看什麼似地凝視遠方,我們都被你騙到。轉頭過去才發現什麼都沒有。」  

:「妳是在想下一句要講什麼吧?到底要不要給一個結論?」那維勳加入話題。    

:「我是在想要怎麼講。」  

:「我去上課也是這樣啊。學生傻傻地坐一排,在底下等著老師給答案,不會自己去想。有些事情其實根本沒什麼答案,可是大家只會聽。我們以前在學校也是這樣,等到出來以後才會自己開始想。」  

:「演員到底該想什麼呢?」這問題很快就有了答案。


(未完...)
08'10'06  by 文瀚



【請你來說眷村故事】貳、郭允安的眷村故事


作者:雲之初/出生年代:1973


多少人家中還保有記憶裡過年的濃烈味道?

快過年前,冷颼颼的天裡陪允安去看丁伯伯,五十來歲的他很是豪爽,見我笑靨甜甜,他興致一起就聊起從前大家族過年的景象。每到除夕夜晚上全家人圍在一起包餃子守歲,邊打麻將。時晨到了,點燃香燭給祖先牌位上香。爺爺姥姥穿得漂漂亮亮座在太師椅上,伯伯是長子帶著全家給爹媽磕頭行大禮,女婿則行半禮。一些已經遺落,我記憶中過年奶奶總要忙進忙出,煮長年菜、備三牲,新年正月初一拜拜祈福,家家戶戶放鞭炮的種種,都浮現腦海。

丁伯伯家是活動中心右轉第一間厝,活動中心旁是允安青少年時期最常流連的籃球場。去穆奶奶家前,會先經過允安讀了四年幼兒院,現在是一家市立托兒所,入口處矗立著蔣公銅像,銅像下雋刻著「永懷領袖」四個字。允安說,幼兒院長的家就在幼兒院旁第四間厝。


到了穆奶奶家,曾是重慶富家小姐的穆奶奶近八十歲,一聊起來她就開始掉眼淚。從民國三十幾年說起,說逃難時什麼都來不及帶,一個孩子還在海南島時走失,來台之後丈夫就一病不起,她出外幫傭,直嘆自己命苦。改革開放後回大陸,卻發現人事全非,當年的園子、林地、農場早已易主,家人散離無存。

走回允安家,是巷子底一幢舊平房,紅木門多年前的漆已斑斑駁駁,敞開著沒有掩上,院內滿是盎然綠意。我大學時允安曾陪爸爸回大陸,幫我捎回南京的雨花石,還由江蘇寄回來了信,說過了大江又小渠,故鄉就到了,允安訝異著仍養有羊兒馬兒吃草,打水用井燒飯用柴。

在允安家坐下,談起允安父親的故事,似乎是昨日才發生的事情,離開家鄉時他不過二十來歲,剛娶了明妍的妻,孩子才剛滿月。誰料抗戰結束後,還不及回家鄉探視妻小,動亂、斷裂全擠在一時之間,戰火逼著他隨部隊一路撤退,趕搭著美軍軍艦慌走台灣,先到基隆,再輾轉定居內壢。今日儼然的屋舍當年是荒蕪的郊野,自己動手搭起房子、圍起籬笆,有了暫時擋風遮雨的地方。

一眨眼又過了十來年,光棍久了飲食起居沒個人照料也頗覺不便,娶了一個雲林的台灣少女,允安的母親,與允安父親相差二十來歲。在亞熱帶的島嶼,回憶不分春夏。經過屋後窄小的走道,緊貼著隔壁鄰居的外牆,通往允安父親的秘密花園,他殷勤剪葺和施肥,卻了無驚喜地一年年過。走遍天涯海角,他追尋的其實只是一個完整的溫柔角落。

允安的老家已在前年年底拆除,只保留了活動中心與蔣公銅像,眷村叔伯阿姨們的生命悄悄衰老,夢裡的一些雲和月,已是五十年後的晝與夜。眷村一一改建,怪手一拆後什麼都不留。留在中國大陸的建築或許隨處都上千百年,但慌走島嶼的這群人怎麼告訴子孫,他們曾在這塊島嶼生活了幾十年的痕跡?






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請你來說眷村故事】壹、黃丰禾的眷村故事


作者: 雲之初/出生年代:1976


記憶回到桃園高中,曾經有一位社團學長親手做了卡片給我,帶著沒有說的情意。他是常到訓導處報到的血氣方剛的男孩,別人看不到他的好,眾人看不見我的傷,我們看到了彼此。後來他問我願不願意一同離家,我搖頭,而這拒絕就成為一生的分歧。

他離開眷村改建的潮濕陰暗的閣樓,一路往未知的方向奔跑,老父在後頭喘氣追打。當然,曠課過多,就被退學了。後來,是聽到他去當模板工人的消息,這時大學的繁華讓我眼花撩亂,我沒有站在原地等他。再接下來,他說剛參加完母親-一個與他同樣有深邃五官與漂亮眼睛的阿美族女性的葬禮,這也是我第一次聽說「私娼寮」這個辭。他母親在二十歲那年,從花東縱谷的部落被賣,嫁給他當時年近五十的父親,生下姊姊與他,特別是有了他這個傳宗接待的男孩後,就離開他們回到花蓮。

再後來,眷村改建,內壢的自強新村,片瓦不留。茫茫人海,我們再無聯絡。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徵文活動:【請你來說眷村故事】 得獎名單公佈


親愛的朋友們,非常感恩你們的支持,徵文活動圓滿結束了!

感謝有你們的熱心分享,這些珍貴的眷村回憶是無價之寶,【表演工作坊】在此獻上最誠摯的感謝,謝謝!

得獎的朋友們,每個人都能獲得表坊歷年經典VCD一份,兩天內會以郵局寄出,再次謝謝你們的愛護,敬請期待大家的眷村故事,並且記得繼續支持我們的寶島一村喔!

徵文活動 得獎名單如下:

許雯娟  齊蔚芳  郭永玫
馬詩雲  童淑華  黃盈嘉
孫鈺婕  金曼玲  蔡怡 
楊禮蘭  馬諭珊


(上榜的朋友們會以email個別通知得獎訊息,恭喜恭喜!)



2008年11月5日 星期三

加演了!加演了!!

 
【寶島一村】
創意雙星精采合作、臺北演出銷售一空
賴聲川 王偉忠 ⊙ 聯合編劇 導演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們:

大家好!!【表演工作坊】實在太感謝大家的支持啦。這幾天詢問場次座位的觀眾來電讓表坊上上下下接電話接到手軟,但是還是忙得好開心啊!

終於,萬眾矚目的加演場次出爐了:

臺北加演四場
12/6(六)、12/7(日)及12/13(六)午2:30,
12/14(日)晚7:30

臺中加演一場
1/17(六)午2:30

在努力的與演員及演出場館情商之下,我們特別追加了5個演出場次一次推出。為避免選不到好座位,請現在就立刻傳真到(02)2698-0990跟表坊訂購,或上兩廳院售票系統。

親愛的朋友們,我們相約寶島一村見喔!

兩廳院售票系統熱賣盛況

竟然還出現...黃牛票



售票地點
◆全省兩廳院售票系統 http://www.artsticket.com.tw/ (02)33939888
◆【表演工作坊】http://www.pwshop.com/ (02)26982323*0

票價
◆台北票價:假日(五六日) 500、1000、1500、2000、2500、3000
◆台北票價:平日(一至四) 400、900、1300、1800、2300、2800
◆外縣市票價:400、900、1300、1800、2300、2800

寶島一村電視宣傳影片

video

康熙來到《寶島一村》-youtube版

沒有看到康熙來了《寶島一村》嗎 ?
別難過,這裡有一些有趣的片段,表坊幫您準備好了喔:


Part 1http://www.youtube.com/watch?v=lOS_psgt42g

Part 2http://www.youtube.com/watch?v=x7-uL8f3tck

Part 3http://www.youtube.com/watch?v=doIV13g3o9A

Part 4http://www.youtube.com/watch?v=7WcLzWGlKZo

Part 5http://www.youtube.com/watch?v=KuJ6kmZYMEs

Part 6http://www.youtube.com/watch?v=Kc_TJlzuNd0




(感謝Kelly熱心整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