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賴梵耘婚禮照片與賴聲川的旁白

(賴聲川老師的旁白用斜體字、正體為新聞稿)

(照片:Corey Kohn(多數)、馬修李卡德、賴聲川(少數))

賴梵耘三月二十一日下午與不丹國的Pawo Choyning Dorji於印度北部Bir鎮舉行婚禮,由他們佛法上師,也是新郎的舅舅宗薩欽哲仁波切福證,整個典禮充滿印度與西藏的異國風味,由七位轉世活佛在旁祝福,並由狄斯尼電視動畫部門總裁所羅門(John L. Solomon)主持。

下午三點,由印度專家及友人、家人協助新娘穿上印度服、戴上印度飾品。





新郎新娘於下午五點在北印度戶外涼亭妙天佛母像前,在夕陽中交換花環與戒子,兩人穿著印度傳統服裝,晚上在戶外螢火下宴客時換成不丹的傳統服裝。雙方家長,台灣的聲川與丁乃竺,以及不丹國駐科威特大使Thinley Paljor夫婦都遠來參加。新娘也有六位朋友遠從台灣及北京到場祝賀,新娘的妹妹也遠從紐約到來。新郎的家人則遠從科威特、不丹、德里等地趕來。參加典禮的嘉賓包括著名作家/攝影家馬修.李嘉德等五十多位,馬總統在典禮前亦特別來電祝賀新人。

婚禮不乏趣味與幽默。新娘新郎原來都穿著印度傳統服飾,但典禮前,以創意著名的宗薩仁波切要求新郎脫掉上身,因為他說,唐代所有菩薩像,如敦煌的壁畫中, 都沒有穿上身,他認為新人應該仿效。當然,新娘沒有答應,但新郎以赤膊的姿態出現,讓全場驚叫,到太陽下山後凍得他全身發抖。

我要牽著耘耘入會場,但因為我是導演,他們希望我提早到現場確定一切OK。事實上一切都就緒,新郎在現場跟我一起等,然後我發現----他沒穿上衣!Pawo打赤膊入場,引起全場騷動。整天,我們都擔心天氣。宗薩仁波切說,晚宴可搬到室內舉行,但典禮是風雨無阻在戶外涼亭舉行。前天晚上狂風暴雨,但這一天早上晴朗。到了下午,喜馬拉雅山上的雲層開始下來,我們心中一直盼望著,不要下雨。




本來應該四點半準時開始,但久久未見新娘。大概是服裝太複雜的關係,但無所謂,我的新親家Thinley大使跟我說,所謂"I.S.T. -- Indian Standard Time"印度標準時間有另一個意義就是"Indian Stretchable Time"----印度彈性時間。五點多一點,車子送新娘來了,我和看耘耘從小長大的烏金多傑仁波切牽著耘耘入會場。





貴賓之外,當地許多印度人闖入會場附近看熱鬧。


我們小女兒仙耘從紐約飛來,也換上了不丹服裝。

乃竺和新親家母Gayley Yangzom一起觀禮。

主持人約翰所羅門(John L. Solomon、狄斯尼電視動畫部門總裁)從好來塢請長假,來印度五個月,朝聖、學佛。這一天他得到了親家送他的中東國王帽,非常嗨,活像狄斯尼人物。請帖和音樂是他和宗薩仁波切一起設計的,非常前衛,請帖是報紙求偶廣告形式,害得其中一位比較嚴肅的仁坡切以為是請他看電影!音樂參雜著印度傳統樂、寶來塢電影音樂,還有許多搞笑的國語及粵語歌曲。

來自南印度的妙天佛母像。




典禮由宗薩仁波切親自設計,融合多種文化與宗教儀式,其中請了著名印度教吟唱詩人Raji吟唱梵文祝賀詞,日本僧侶吟唱失傳的巴里文祝詞,並由七位仁波切共同念誦藏文祝賀,同時用新鮮玫瑰花瓣灑在新人頭上。頓時新娘感受到強大的加持力量,不禁落淚。新人後來交換花環及戒子,然後接受現場嘉賓獻哈達,現場嘉賓之熱情,讓新人被包圍在絲巾之中,緊緊被綑綁在一起。



這兩張出自著名攝影師/作家/修行人馬修李卡德的鏡頭。他特別為我們改行程,典禮結束後又及刻離去。



日本僧侶巴里文念誦完畢,聚集的七位上師共同用藏文念誦祝福文,同時把鮮花灑在新人頭上。耘耘說當時感到一股極強大的能量,讓她感動落淚。



唸誦剛完畢,遠山傳來單獨一聲雷響,給我的感覺像是印證了這一切的祝福與承諾。

接著由服務人員送上吉祥的八寶飯(藏式)和酥油茶。





仙耘左邊是Pawo的外公,遠從不丹東部的橘子園趕來。78歲的他,健步如飛,我們後來一起出遊都趕不上他。

接著,由梵耘和Pawo的上師(也是Pawo的舅舅),也是電影導演的宗薩欽哲仁坡切向新人說出一長篇感人的祝詞。他說,人生要追求真正的自由,而完美的婚姻就是協助對方得到真正的自由,並且協助眾生得到真正的自由。現場許多人聽了都感動落淚。


之後在宗薩一旁的吉美欽哲仁坡切也用了他標準英國腔英語說了一番意義深遠的祝詞。



接著新人交換花環(印度儀式)和戒子(西方儀式)。戒枕是我們從台灣帶來的,由我們表坊的義工,一位患有重病的朋友親手做的,希望能看到新人用上。新人不但用上,而且是由宗薩欽哲仁坡切親手捧上的。戒子是台灣做的,由我們好朋友盛夏香親自設計的,上面是吉祥的西藏“永恆繩結“圖案,非常特別。



新人接著向七位上師獻哈達,包括欽哲、康楚和卓林三大傳承的上師到齊了,實在是非常殊勝,我都不記得何時見過他們全部在一起!



接著由七位上師共同在一張囍軸上寫上祝福文字。其他上師們以為捲軸小小的,字寫不多,但也是著名抽象畫家康楚仁坡切發現其實很長,現場揮灑了一番,讓這張捲軸成為獨一無二的祝賀。










接著由在場所有嘉賓向新人獻哈達(西藏)。這時開始下一點雨。然後,越來越大。







參加典禮的嘉賓共同稱讚這美麗、莊嚴的婚禮。念誦結束時,背景中的喜馬拉雅山上傳來一鳴雷聲,而當典禮結束時,眾嘉賓前往涼亭將西藏的哈達獻給新 人時,天空落下微微細雨,為時十分鐘,到最後一位獻完之後又停了,讓晚上的晚宴得以在戶外進行。這些吉祥徵兆在時間點上來得那麼準確,令現場所有人都難以 置信。

新人被哈達緊緊綁在一起,動彈不得。雨開始大了,但在最後一位嘉賓獻完哈達之後,約十幾分鐘的過程,雨停了!






遠自台灣來的姊妹們也都穿上不丹傳統服裝,增添不少聲勢。



雨停了,新人好不容易站起來了。仁坡切要求新郎新娘進行“不丹式“的結吻。那是什麼,我不知道。然後,所有嘉賓向新人拋(丟)玫瑰花瓣,像花雨一樣。




禮成。這時已經六點快半了,拍照時間到了,攝影師Corey Kohn抓住最後的光線幫我們拍家庭和朋友照。









晚宴在螢火之下舉行,北印度的夜溫約十度,但氣氛浪漫,現場由台灣友人獻上關於新郎新娘怎麼相識的影片,然後由新郎、新娘的父親,以及狄斯尼老總所羅門獻上詩歌朗誦。賴聲川則以一段取自《如夢之夢》的文字獻給新人。

晚宴仍在戶外舉行,從雞尾酒和印度點心開始。喜馬拉亞山雨後又出現在背景中。


新人換上傳統不丹裝,又是另一種感覺。這些服裝由新郎的姑媽在不丹著名的服飾店花了一個多月設計製作成,全是手工的。


自助餐有個種菜色,都是素的,並以印度菜為主。蛋糕是耘耘的師姐們親手烘培的(印度山上不可能買到蛋糕),上面的新人圖像是仙耘臨時被抓公差畫的。時間越晚,大家越往中間的螢火靠,捨不得走,離開這美好的一天。



晚宴中由宗薩仁坡切安排詩詞朗誦。所羅門唸了一首波斯詩人魯密的詩,Pawo的同學唸了一首尺度邊緣的情色詩詞,親家選了一首美國詩人愛默生的詩,我則唸了“如夢之夢“最後的那一首歌:

「有沒有誰,到過這個地方?

有沒有誰,看見過我的臉?
我可能記得,我可能忘了,
你曾經在我夢裡徘徊;
我可能記得,我可能忘了,
我曾在你的故事裡歌唱;
我可能記得,我可能忘了......」

由衷感謝大家的祝福及閱讀!希望這些影像能帶給你喜悅,分享我們的快樂!

賴聲川於印度比爾鎮


1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恭喜了!!

匿名 提到...

老師、丁姐、耘耘:

恭喜恭喜~~

水中之書已順利完成了~~

很想念您們~~

Yvonne

小栗 提到...

恭喜梵耘、賴老師、丁姐

結婚快樂!

by 小劇迷

凭舞台 提到...

赖声川老师,
恭喜您以及祝贺您家人.


马来西亚
吴友凭

晚风轻诉 提到...

这场婚礼很有文化气息啊 :) 祝福新人~

匿名 提到...

耘耘好幸福...

匿名 提到...

恭喜 :)

Tai 提到...

真是美呵

願不同次元的愛和力量

都獻上祝福

也希望美好的新人們

把所有的愛和祝福

都再往更深更遠更需要的地方送去

匿名 提到...

It's a amazing!!這是我感受過最受祝福的婚禮!隨喜讚嘆圓滿的眷屬緣分能在婚姻生活中互相扶持協助找到究竟的自由!無限祝福!!

匿名 提到...

恭喜!誠摯祝福新人!
感謝你們和大家分享這份喜悅。

匿名 提到...

恭喜並誠摯祝福新人!
感謝你們和大家分享這份喜悅!

匿名 提到...

謝謝你的分享 what a wonderful wedding! God bless you!

匿名 提到...

恭喜兩位新人
感受到他們同樣的喜悅
能得到上師們的證婚.祝福
是一件美滿的事
也願你們善願成就 ^_^

D.Choedon 提到...

也是電影導演的宗薩欽哲仁坡切向新人說出一長篇感人的祝詞。他說,人生要追求真正的自由,而完美的婚姻就是協助對方得到真正的自由,並且協助眾生得到真正的自由。

-------說得真是好。
祝福你們!
也祝福過去現在外來的你我他如一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