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09年2月17日 星期二

寶島一村---沒有謝幕的感動

演員輪番的謝幕,就如同每次演出結束後那樣
深深的鞠躬,一再的感謝

幕已落下,我想若不是萬芳在最後說了外頭有寶島一村的包子給每個來觀賞的人

那麼,我猜測,應該會有很久的一段時間,人們不想離開


眷村這個台灣獨有的記憶,正逐漸的因著城市更新、都市計畫而逐漸的消失
去年不斷的在媒體上談眷村的王偉忠將這樣的故事呈現在舞台之上

從一再的加演與滿場,我們看見這個稱之為『表坊年度大戲』的成功與精彩

不同於以往每次看戲的經驗,這次,現場不只是20歲的學生、30歲的上班族
更多了白髮蒼蒼的老公公、老婆婆
年齡層分布的廣闊,表示說故事的賴聲川導演
必須要更完整的演繹,來敲動每個歲月的主人

從謝幕的掌聲,我相信,他們每個工作人員、演出人員,做到了


我感慨萬千的看著這樣的人生真實的上演著

看見他們滿懷期待的年夜飯

聽見他們哭有人來不及,就在這個尚不能稱為『家』的土地長眠
然後他們習慣,他們迎接新的生命,那一個個名為台生的孩子,在那個時代被叫喚著

然後時代的巨輪毫不仔細的將他們一個個碾碎,然後他們哀哭『蔣委員長』的逝去,他們悲泣無法回家的噩耗,『誰,誰來帶我們回家哪!』


於是他們被迫著的,或是習慣著的,或是不知不覺的將這塊地方內化成了家
趕上的或趕不上的,都一併的在大陸開放探親之後,回到了土地
然後他們茫然的看著前朝與今朝,哪裡,才是他們的家?

這已經陌生的故居,抑或是已經生活逾半輩子的寶島

他們,是外省人,在寶島上被稱作客居的

他們,是台胞,在故居出生的土地上被稱為過客的
家,不只是概念的抽象,而是實際的依戀

他們也許回到了家,也許沒有
但誰在乎呢?看到了日夜思念的人,活著的,或死去的

誰還管呢?只惋惜只感嘆那戰爭分割的國土,也一併切割了情感與記憶


到底是我們劃分了彼此,而不是那活在裡頭的界限


淚眼朦朧的看著台灣的成長
從光復、戰後、戒嚴到自由

台灣的人們,哪個不付出了


幕,謝了
燈,亮了


可是那感動,卻沒有結束。
By Blaustern
(http://www.wretch.cc/blog/blaustern/12600578#comment235031492)

4 則留言:

Mean Bitch 提到...

看完 寶島一村之後
我一直寫不出 貼切的心情
我看了很多網誌 有關於他們看完寶島一村之後的心情
都沒辦法有很接近的 感受

我很感動 從國旗歌 開始就掉淚
對於 軍中同袍的情感 我也深深感受著 (我不是軍眷家屬)
對於他們 原本認為 短暫的 滯留罷了 到最後 紮根 互相幫助
也互相挑剔 也互相評三道四的比較
其中有一場 老趙去找老李 說上次老李作的木箱真是好
請老李再作一個 但是老趙 只有10塊錢 作個大一點的木箱
老李就說 10元能作怎樣的木箱 老李說是個棺材...
兩人 對望 靜默 .. 那棺材是裝老趙的岳母的....
最後 小毛 (老趙的兒子) 也跑去找老李
請安問好之後 小毛跟老李說 小時後 聽爸爸說 老李當年10塊錢作了個棺材的事
請老李 再作一個 ... 是給 老趙的 ...小毛跟老李 又是一陣靜默 ..
這段我簡直哭到 不行 ...
老李是個 台灣人 只講台語 ...

對於求生存 他們 無所不能 發揮能力的極限 但是 絕對善良 動機絕對 純真
對於別人施恩於你 怎樣 教育下一代 一輩子記住 別人對你的幫助 隨機都要 回報
眷村小孩 無論 怎樣渾蛋 使壞 當鄰居媽媽經過 立刻 立正站好 大鞠躬打招呼"某媽媽好"
正在耍屌 吹牛 或是打架打到一半 把馬子 把到一半 都會這麼作 這是我絕對 是證人
眷村小孩 各個都很有禮貌 稱謂(張伯伯,李奶奶,趙媽媽,劉爺爺) 一定叫足 鞠躬一定 不馬虎
無論他是不是個 太保 阿飛 渾蛋 在村子裡 一定 都會很有禮貌

我看完的心得是
要是 誰 到了選舉 還要撕裂族群 那他真是該下地獄
眷村的大大小小 對於這片土地的愛護 關懷 付出 奉獻
比他們第一代出生的家鄉 更澎湃強烈
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是絕對的認真用心
因為 他們對這個家 是毫無保留的努力耕耘
這個家就是台灣

那天我看到 鄭弘儀 在" 新聞挖挖哇" 又提及 甚麼" 713 澎湖事件"
我真的覺得 他真的很渾蛋 不斷的 挑動 "外省人"是有多麼的血腥暴力 罪大惡極
那少數不才之士的 作為 就要冠上"外省人的罪刑"
我真的不願意去比評閩南人殘殺 原住民的行為 然後還要稱自己為"台灣人"或是 "本省人"
大甲西社抗清事件 就不是 河洛人 來到寶島台灣 殺了多少原住民
原住民有提過 怎樣報仇 去教育下一代 要仇視閩南人麼

誰提及仇恨 都是渾蛋 這是延及子孫的事情

眷村裡有多少爸爸媽媽是不同省份的組合
最後 誰不會說台語
有多少 芋仔番薯 那他們的下一代 難道要血肉分離的區分麼
"外省人" 對於這片土地的愛 絕對不容懷疑的
哪裡人都一樣 相互幫助 才會更進步
這個小島 能夠到今天 世界 電子代工強國 過去 曾經是 鞋子代工強國 也曾經是 成衣代工強國 種種~
都是 互相扶持 互相幫助
自從開始 有人出來 撕裂族群 之後
台灣變成麼樣子了 亂 像是 漩渦一樣 拉扯著整個 國運往下沉淪
每到選舉 就要再撕裂拉扯一次

我不是眷村子弟
我小時候 在北投長大
小時候 我不會講台語 我也不看布袋戲
我最要好的同學 家裡是作 "那卡西"的
我爸爸是上海人 我媽媽是香港人 我是台灣出生的台灣人
我移民到美國 美國說我是 亞裔[ Asian ] or Chinese
我跟我兒子說 無論你英文說得比中文好 或是 你的完整教育事在美國受的
你是 台灣人 你給我牢牢記住 你絕對不可以說你是 Chinese or Asian
我在台灣從小被叫 外省人 或是外省豬
我流浪到美國 一心一意只想回到 台灣
我最愛 讓我感覺最棒的土地
唯一讓我覺得是家的地方
我的國家是 中華民國
我有綠卡 我絕對不拿美國護照

我的寶島一村 就是 這片土地
我的眷村鄰居 就是 你們
我願意付出 給予 奉獻 我的一切 在這片土地上 致死不渝

寶島一村 讓我更清楚更深層的掘出 我對這片土地的愛

羅伯張 提到...

我也是看了2/18晚上這場,小時候微薄的眷村記憶也瞬間變的清晰擴大了。我還記得小時候的台灣就如同寶島一村演出的,無論你是哪個省份或者是所謂的本省人,大家都相處的非常好,一片合諧,完全沒有任何的省籍情結;的確自從某一黨派的崛起以及部分特定為達個人政治目的而挑撥族群仇視的渾蛋執政之後,台灣變了;當我再次回到台灣這片土地定居才發現台灣已經變的面目全非,是非黑白的價值觀蕩然無存...

感謝寶島一村,再次的讓我回憶起當年台灣人不分省籍的團結及和睦...

另外,個人認為寶島一村的感動遠遠不是海角可以比擬的~ 真的!

珮儀 提到...

請問一下
寶島一村還會再加演嗎?
台南.高雄?
可惜之前錯過了......

提到...

我看的是20號那天的表演,第一次坐在第一排的位子,第一次被台上所渲染的情緒感動得流下淚水。
我雖然算是眷村子女,但由於出生的時間太晚,所以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父母親和兄姐們所經歷的那段所謂吃苦的時光。
戰爭讓人顛沛流離。當父親離家時,他是否知道此行再也無法見到他的父親母親,他是否知道那個當年意氣風發的男孩再度返鄉時,已是位古來稀的老者。他不太對我提起這段過去,是刻意忽略或是不願提起,我不知道,但覺得心疼,少小離家老大回,當時的他那裡能知道此去再難相見?
那幕返鄉的橋段讓我不禁揣想,父親第一次返鄉時不知是怎樣的心情?或許多年前離家那一幕雖道是生離,到了那天才發覺也是死別了。
幕散了,燈亮了,我的雙眼明顯看得出被淚水浸潤過,但心中仍有滿滿的感動,謝謝有這齣戲,讓我有機會參與長輩們經歷過的一小段時光,如果再加演的話,希望能有機會再到台中上演一次,這一次我會帶著我的父親母親一起體會,他們曾度過的那段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