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ReadMore##

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

賴聲川領悟 那一下子即消逝的…是快感



透過《快樂不用學》的演出,賴聲川想討論「快樂是什麼」,在他的觀念裡: 「快樂應該是種內在狀態,是不斷延續的,並非外在事物給予的刺激。吃了好吃的麵、去了好玩的地方,那一下就消逝的,是快感、享樂,不是快樂。」

賴 聲川近年除了忙於表演工作坊的演出,策劃包括聽奧、台北燈會等大型活動,修習佛理的他,也翻譯不少哲學或宗教相關書籍,像《僧侶與哲學家》、《証悟的勇 氣》、《快樂學》等。

二○○七年時他翻譯作家好友馬修˙李嘉德的書《快樂學》,書中談到腦神經科學家的實驗結果:「快樂是可以學習的技 巧。」

因此,在《快樂不用學》裡,賴聲川將女主角設定成教授快樂學的老師,也暗示現代人需要快樂的渴求,乃至於它成為學校的學科。劇中,女 主角多次在上課提及「快樂首先要面對自己」、「快樂是有選擇的,你可以去選擇利己或是利人」等概念都出自這本書。

不過,賴聲川也在劇名上動 了手腳,他說:「書名叫《快樂學》,現在坊間也還真有人推出這樣的課程。但我們劇名偏叫《快樂不用學》,是有點反叛啊。」

他認為,「快樂的 狀態就像花朵綻放,是由內而外的、感受到與萬物萬事相容的和平,而這種狀態是不會消逝的。」

中國時報【汪宜儒/台北報導】 2010/07/16


1 則留言:

Belle 提到...

巴哈音樂緩緩帶觀眾進入 "快樂不用學" 的都會喜劇世界,都市還沒到,海邊度假村的夢想奇幻卻先引發嚮往。

快樂學教授師何時與小開男友王憲在同時鋪陳出兩條自我尋找的軌跡,透過兩名神秘客反射出各自逃避不去面對的回憶與現狀,探索快樂的答案。飾演何時的阿雅以一身簡潔生硬的銀白服推銷式的展示對快樂的了解,不經意流露的悲哀使她重訪童年的隱晦記憶,一位操著異地口音的小女孩令她反思她所有的與失去的,對小女孩的依戀原是根源於血濃於水的深情。飾演王現在的屈中恆則以壯志未酬的遺憾申冤出場,隨時可爆發的鬱悶無處可洩,他聽到看到自己的回音以一瀟灑的形象冷冰冰的出現,忽然從聽的知當中頓悟自己說的話可怕,然後回音突然凌駕於他的意志,釋放他不同面向的自我。

兩小時的戲劇,表坊不疾不徐鋪陳故事的主線,以一幕幕熟悉的都會人物,房地產業小姐,講藍芽手機的影射,俐落的事業成功形象、尷尬的道具服人的擁抱、歷久不衰的算命師......引人會心一笑,五光十色的影像投影中,熟悉行為說的故事悄悄勾劃清晰的脈絡,被困住的不知所措中,"我吃大便" 竟成了幽默的幼稚無奈排解,屈中恆與回音李建華精彩的逗笑肢體溝通,對稱又衝突,巧妙的運用覺知的部分我,詼諧的找出口;阿雅與蕭慧文感性又含蓄的辯證,敘述超時空的奇遇,兩人關係謎團解開時,觀眾被帶入一段懸疑的溫馨卻無解的家務事。

演員的表演風格組合達到平衡點,動靜之間的拿捏極佳,前一個小時都會生活的煩悶中,視覺設計摻以想像的空間療以紓解,表坊連較短幕的背景配備,都不吝推出一座廁所,或布置一個花園,其對舞台劇精緻化的理想,於傳統戲曲以動作引導空間的開窗之類表演,令人讚其對藝術的追求。

快樂是什麼?是金錢?親情?愛情? 還是藝術?"快樂不用學" 透過兩個穿越時空的聲音,闡釋重新認識自我定義的快樂。